一直到現在,我仍無法原諒自己....
我不怪你。

11.
起浪

國三真正苦悶的時期終於一步一步接近我們,每天早修考個兩三張考卷,總是有滿山滿谷的卷子等著我們去填寫。

我漸漸拋棄了前一陣子對天文的熱忱,光是要讀的科目就壓得我喘不過氣來,哪有美國時間去呆呆望著天空只會閃閃閃的星星呢?

對於拿手的科目,我總是不放心地一讀再讀,深怕可以拿分的還拿不到;而不拿手的科目,更是蠟燭兩頭燒了。每晚都焦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,埋頭於堆得成高的參考書中。

這時候,感覺一派輕鬆的星宸會打電話陪我講講話。

開窗戶,拜託!現在冬天。

傳簡訊,拜託!哪有第三隻手回簡訊?

於是我會將手機開成免持,讓它在桌上默默地聽我一個人自言自語。

偶爾,離我一條巷子的他會回個幾句,即使有時聽的出來他很疲倦,他也不會搪塞過去,一定讓我覺得自己的話有被聽進去。不可否任,星宸是個很奇妙的男孩子。有時候他打來,心裡頭會浮現出:「噢拜託!我書都讀不完了,還來煩阿!」的想法,但一接起來,聽到他有點開始變聲的聲音,彷彿新鮮的空氣頓時灌滿了空蕩蕩的軀體,為我加滿了打拼的衝力,而我會開始嘰嘰喳喳地道個不停,反倒變成是我一直在說話。

終於有一天,我開始納悶他打電話來的原因,才發現從以前到現在,汲汲跟他分享生活喜怒哀樂的人是我。
「說到底,你到底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事?」
那頭的他嘖了一聲,停頓了幾秒鐘。「嗯....沒有阿,就只是想要知道妳睡著了沒。」
「傻瓜。我要是睡了還會接嗎?」我暗笑他的單純
「所以每當電話接通時,我就會很放心阿!」

然而他有時候的單純跟天真,總會讓我找回一些我童年也會出現的童稚語氣。

究竟是什麼的出現導致使這般的單純從我們的生活消失了蹤跡?
他給我矛盾的感覺,我說過,是因為他的出現逼迫我不得不去思考生命的問題、面對死亡與病魔,同時他也能使我看到自己所失去的童真。
你們有沒有想過,一個人的出現是好是壞?你交了個會帶壞你的朋友,那是壞;你認識了一個品學兼優的模範生,那是好--但那總是社會給予的定義。
沒辦法完全的定義一個人存在的價值、好壞的分別,或許你會說那些無惡不做的殺人犯是全世界最壞的混蛋,但對他的愛人及親人而言,他卻是心裡最好的良伴。

所以,就算是過了這麼多日子,我依然在好與壞之間尋尋覓覓,只可惜是好是壞,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了。


喜歡看到學生寫作的國文老師在這種關鍵時刻,竟然要我們回去寫一篇作文,題目更是被大家唾棄到不行--「如果有一天我珍惜的事物消失了?」
當然鬼靈精的我們,必定是諂媚到不行、耍肉麻到不行,像是那種八股的「我一定會哭到斷腸!」的句子免不了佔了很大的地位。所謂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,既然下有對策,那上一定也有更狠的對對策!國文老師搬了一疊作文簿,公然在班上朗誦了某些人的作文--寫的好的,跟來亂的。
「再來是趙希寫的。寫的很不錯喔!我們請她上台來唸給同學們聽。」台下響起一陣掌聲,我臉紅地慢慢步上台。
有點顫抖地接過作文簿,我用好笑的抖音唸起來。但是我得聲明,我沒有在搞笑。

「倘若我珍惜的人事物消失了.........
教室安靜下來,只有我的聲音與大家微弱的呼吸聲在空氣中遊盪。

「我會永遠追尋他的腳步,將他牢牢記在心裡頭。努力記著和他的種種回憶,一輩子都放在心中的盒子中,不會被任何人來取代,並且,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去尋回我所珍惜的人。就算是耗盡生命、青春,那也值得.....。」

......如果,我一輩子也找不回他,那就靜靜的守候。守候他,等待他。」
深深吸了一大口氣,「謝謝。」我匆匆跑下台,文生他們那一群幼稚的傢伙不停地吹著口哨調侃我一番。

「好,安靜安靜!喂--安靜!再來是帥星宸同學寫的,也是一篇很好的作文喔!」

他嘻嘻哈哈慢慢走上台,象徵性地咳了幾聲清清喉嚨。

「如果我是那個被遺留下來的人,我想我會......」他頓了一會兒,將目光投到我身上
「會試著去遺忘它,不讓自己被憂傷的過去淹沒。過去是過去,未來是未來,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。不試著去找回它,畢竟有時候失去是命運的一部份,它是注定好的。不論再怎麼小心謹慎,該離開的終究會離開。盡力忘掉所有的回憶,最好一輩子都不要再把它們翻箱倒櫃出來回味了!如此一來,可以快樂的活下去,不被過往所羈絆。並且,重新學會再愛人、事、物,既然最珍惜的消失了,那找到第二珍惜的,它可以榮登珍惜排行榜的第一名,成為往後最珍惜的。記住,它不是替代,更不是個取代品,而是你真心所期望且小心呵護的,那才叫生命的起伏對策。千萬不要為了一個人,浪費了你的生命。生命美麗的部份還有那麼一大塊,不值得這樣為一個已經離開了人而白白耗盡。........

我從來不曉得,這小子文章竟然寫得這麼好,聽著聽著,竟開始鼻酸。
一定是他文學造詣太好了才會使我有所感觸,一定只是因為文學造詣好而已....

「趙希,妳怎麼了?怎麼眼框紅成這樣阿?」坐在我旁邊的小紫悄悄問,我連忙搖搖頭,用過敏來敷衍她
.....因此,不要傻傻的守候,也別痴痴等待。我想,那只會令離去的人感到一絲刺痛罷了。」
後來我聽國文老師說才知道,從頭到尾他唸的那篇「作文」,都沒有看手上的作文簿一次,一眼也沒有。


我會永遠追尋他的腳步,將他牢牢記在心裡頭

會試著去遺忘它,不讓自己被憂傷的過去淹沒

努力記著和他的種種回憶,一輩子都放在心中的盒子中

盡力忘掉所有的回憶,最好一輩子都不要再把它們翻箱倒櫃出來回味了

不會被任何人來取代

記住,它不是替代,更不是個取代品

並且,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去尋回我所珍惜的人

千萬不要為了一個人,浪費了你的生命

就算是耗盡生命、青春,那也值得....

生命美麗的部份還有那麼一大塊,不值得這樣為一個已經離開了人而白白耗盡....

那就靜靜的守候。守候他,等待他

因此,不要傻傻的守候,也別痴痴等待.....

聽著,我把他的句子跟我的作文擺在一塊兒,整理出以上的結果。在我筆記本留下了強烈的對話與觀念差。與其說是觀念差,倒不如說是他在「糾正」我。每一句我都沒有標上句號,因為我知道,他一定還有後面的話要說。

我想,那只會令離去的人感到一絲刺痛罷了...........

最後一句,我替它加上句號。體貼的阿煜將衛生紙遞給了我。

「欸,你不覺得星宸的作文像在跟趙希對打嗎?」其它同學也發現這對比
我想,就是因為國文老師也發現了,才會叫我們兩個先後唸自己的作文。

平時放學我和星宸會很有默契地一起回家,根本不必對方催促。而今天放學的傍晚,他一個人坐在位子上,不動如山。
「星宸?還不走嗎?」離開教室前,我從窗戶探頭問
他只是低著頭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「星宸,有什麼問題嗎?」阿煜也好奇地問

每天最期待放學的這小子,今天怎麼忽然像當機一樣呢?
我索性走回教室裡,放下書包,拉了椅子坐回他旁邊。阿煜跟著我陪他等了快十五分鐘。
「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?有問題可以說出來,我們一起幫.....
「你們先回去吧。我還想在這多待一會兒。沒事的,放心吧....」他用小聲而哽咽的語調對我們講,要我們離開
「那....我們先走囉!OK吧?」
他只是靜靜點頭,沒有再說話。


八點多,我仍然有點不放心他。猛按他家的門鈴,「來了來了!哎呀,是趙希阿!怎麼了,有什麼事嗎?」他的媽媽穿著圍裙,擦擦手出來應門。
「阿姨!帥星宸他回家了沒?」
「星宸?沒有阿!他不是跟你們在一起嗎?」
還沒有回家!跟我們在一起?這是怎麼一回事!!我臉色惶恐的搖搖頭,直奔阿煜家。
「阿煜!阿煜!星宸有跟你聯絡嗎!」我激動的搖著剛洗完澡的他的肩膀

好似只要這麼一搖,可晃掉我的不安與驚恐。我們找遍了所有他可能會去的地方,公園、公車站牌、甚至是科博館附近都找了,就是不見他的蹤影!打了他的手機,直接轉到語音信箱。你到底去了哪?
這樣的你,到底會去了哪裡?答應過我們的對吧!你不會無緣無故就消失了!你自己承諾過的啊--!!

「趙希,學校!!我們還沒找過學校!!」阿煜猛然想起
「好.........學校!」
「妳在發抖。別擔心,他不會有事的。」他摟著我的肩,力道之大,第一次我又感受到阿煜的存在
竟然是因為星宸的消失而使得阿煜的身影具體化了,我是不是太不應該?

趕到學校的途中,天下起大雨。雨來得又快又急,把路上的行人個個淋成落湯雞。向警衛說明了情況後,他提著一大串鑰匙領著我們走在漆黑的校園裡頭。夜晚的學校裡開起路燈,一盞一盞模糊的黃微微照在地上,如果是平常看,一定很美麗吧!而現在這些黃光,化成一把又一把的火炬,在我心裡劇烈燒著。

外頭樓層廣場的大雨濺溼了漆黑的走廊,教室的門窗緊閉著。我們在黑暗之中瞧見了唯一一間開著燈的教室,那是三零二,我們班!破門而入,教室空盪盪,我原本被希望盈滿的心一下落入深淵。

「啊--!星宸!!」他母親在講台後方發現了倒在那兒的兒子,嚇的尖叫
一聽到她的聲音,我們大家及時衝過去講台旁。星宸倒在講台旁,重重的書包還落在一旁,書散落一地,他臉上冒著汗滴。額上似乎受到撞擊而出現了一大塊瘀血,嘴角也流了血。這使我不由自主想起那天,他倒在樓梯間的模樣,恐懼分子在那一刻立即遍佈我的全身。到底發生什麼事?
早知道就留下來陪他,不該聽他的而離開。如果我能留下來跟著他,或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......

在我哭泣自責的同時,救護車響亮的鳴笛與令人膽戰心驚的紅光在城市裡快速穿梭........

他微微抖動眼皮,疲倦的睜開眼。
「你到底怎麼了!」我們一見他醒來,著急地問
他不說話就是不說話,不論我們怎麼問,五分鐘後他還是保持緘默。
在喪氣之餘,「........我沒辦法走路了。」

......
我沒辦法走路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weetlemoncc 的頭像
sweetlemoncc

甜檸檬

sweetlemon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