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時候我會想念你.....
不論是悲是喜,我只能停在想念。

12.
碎片

耳朵中嗡嗡聲大肆作響,大腦像是一部失去電力的機器,從原本的快速運轉漸漸停了下來。
......
我沒辦法走路了。
「沒辦法走.....為什麼不告訴我們?」阿煜把頭壓的好低,手中拳頭緊握

我想那不是憤怒,只是有一種身為朋友,卻沒盡到朋友義務的自責。老實說,我也一樣。
有點想要大聲問他,為何將我們的關心拒於千里之外?我們不是好朋友嗎?好朋友應該要互相照顧、互相幫助彼此的。而星宸,連這麼嚴重的事都要瞞著我們?

「你們不懂......」他不急不徐地說著,好像不能走路的事實是一件天大的玩笑 
「我們不懂?是!我們是不懂阿.....可是你可以說出來,我們一定會幫助你。」
「呵....算了吧。即使那麼做,我依舊無法再站起來走路了。」他乾笑幾聲。難道他一點都不在乎了嗎?

不在乎不能走路了?不在乎自己無法再奔跑、盡情跳上跳下了?不曉得怎麼搞的,我竟然比他還在乎!
就此癱瘓的他,豈能笑得如此瀟灑?

「不要這麼說阿!只要接受治療....
「不了。我一點都不在乎。」他閉上眼,要我們回家休息
你一點都不在乎.....

離去之前,他還跟我們道了歉。為了今晚令我們奔波四處而說了幾句對不起。隔著病房的門,我站在外頭,盯著牌子上病人那欄標上「帥星宸」,不免感到有什麼東西在灼燙著自己。

往後,這個名字就會一直存在於病房門口外了吧?儘管不是每一天,但一定會存在著固定的頻繁而放上帥星宸名字的紙卡。想到這裡,我就害怕。

深夜一點鐘,只有一盞檯燈照亮我的書桌。我俯頭讀著課本,卻依然無法完全將心力投注在課文內容裡頭,三不五時就望手機瞧。忘記了為什麼一直注意靜靜躺在那兒的手機,可無論我再怎麼努力讀,我的注意力就越是被手機拉去。

直到它又震動了起來,在桌子上像隻位於乾涸之地的魚微微抖動,我才頓時明白--原來我一直在等著些什麼。

寄件者:星宸

我很抱歉今天沒有跟妳和阿煜說這件事,自己也是到最後一節才猛然發現原來已經不能走了。之所以不說,是因為我感到丟臉很困窘。等你們走後不久,我下定決心靠撐著桌子一步一步慢慢走出教室。或許是我的固執,明明走後門較近,我就硬要考驗自己而走了前門。卻撞到了尖銳的桌角......對不起。

回覆:傻瓜。


寄件者:星宸

好啦...我是傻瓜。說實在,不在乎是騙人的。我了解遲早得面對,而且該面對的惡耗還多的是。只是我還沒辦法從這樣的打擊裡走出來。

回覆:你這個傻瓜。在乎是很正常的阿....你一定走的出來的!加油喔。


寄件者:星宸

...我看妳才是傻瓜吧!我已經沒辦法走了。幫我看看今晚有無星星?

我走到窗邊,眺望夜空,只有一輪明月高掛天上,不見星星。

回覆:你看,你不在,星星都不出來!

我等了許久,他沒有回覆。是不是睡著了呢?還是手機沒電了?還是說不想理我了?有幾千個問號在我心裡盤旋,還是說....他也沒辦法傳簡訊了?不不不,一定是我想太多了!
讀到地科時,上頭寫著太陽系是銀河系的一部份。這不禁使我憶起那天在科博館時所說的話,「所以太陽系不是銀河系的鄰居囉?而是它本來就是銀河系的一部份!」。鄰居...一部分....,倘若我是太陽系,那麼星宸或許就是銀河系。我們不是鄰居,而是本來就只屬於其中一者的一部份....
銀河系消失了,太陽系也不會存在了。

一瞬間,忽然我用地科來找到自己原來存在的理由。

隔天一早,我和阿煜兩人步伐沉重地走進教室。帥星宸滿臉笑容地跟我們打招呼。
「嗨!早安阿!」他的椅子換成了輪椅,幸好是坐在最後面,所以要往後退比較沒有大問題
「早...早安。」看到他這樣的笑容,我竟感到不適。可能不太適合昨天面臨癱瘓的他。而他的簡訊告訴我他其實好在乎。

原來,我在乎的他也在乎。

「喂喂!星宸!帥喔!!輪椅耶!」同學們陸續進教室,看到他一副新奇貌推著他到處轉圈圈
見他們幾個不改本性的幼稚鬼和他玩的不亦樂乎,我放心了許多。昨天還擔心大家會對他產生異樣眼光,今天證實我是個愛胡思亂想的死小孩。
他的生活似乎不因為腳的關係而起了太大變化,他依然在課堂上打瞌睡,也會像以前一樣跟文生他們用衛生紙團丟來丟去的,更可惡的是...他考試竟然都能輕鬆得高分,完全靠自己的實力!
「喂,你都怎麼讀的阿!」我慘不忍睹的45分,讓我對這又能玩又能讀的小子肅然起敬
「喔?周公教的好阿!哈哈哈哈...這是天分啦!我是天生的高材生!可能上帝同情我吧,想說我活得比較短,所以把以後你們會學的東西都先擠到我腦袋裡頭!」他指指自己的頭
「那生病不賴喔!這麼聰明!!」文生說這番話,我只能給他兩個字,白、目。

時間一久,輪椅似乎讓他引以為傲。調皮的他,有時候會偷偷移著輪椅,坐到我旁邊,假裝自己沒帶課本。有一次還更過份,竟然趁我不小心睡著時,用手機偷拍了我的照片,而且還設定成自己的手機桌布。基於對彼此都太瞭解的原因之下,若有一人睡著,另一人就會主動幫忙抄筆記。以往搭的公車換成了他母親開車來接他,因此我和阿煜可以省下交通費。
正因為我和他實在太過要好,久而久之被大家傳為情侶一事,也進入了老師耳中。

這天午休,魔王將我叫出去外面。
「趙希,聽其它同學說....妳跟帥星宸在一起?」他板著一張臉,看了真的很想錨他個幾拳
「是謠言而已啦!」
「那最好。帥星宸人是很不錯...可是....不是個適合當男朋友的人。」
「什麼意思?」
「妳還不懂嗎?他跟你們是不同世界的人啊!你們都是要考基測拼高中的學生,有大好前程跟未來啊!但他不同,他已經沒有什麼好未來可言了!!都快國三下了...妳盡量離他遠一點,免得打擾妳讀書!知道嗎?看妳這次數學..竟然只考了四十五分!能看嗎?」他老大哥自故自的說著
我低著頭,看著自己的雙腳。拼命壓抑住自己想揍老師的衝動。原來他是這樣想的!怎麼會有老師是這個樣子看待一個學生的?還是一個生了病的學生!!
「妳看看,他成天跟文生他們打打鬧鬧,根本就是自私到不行的小子啊!人家文生爸爸對他的期望多大啊,文生如果現在開始努力,我看一中不成問題.....但就是星宸整天跟他們玩在一塊兒,害得文生到現在還沒辦法定下心來......
「人家可是要讀書的啊!自己沒有未來就算了,幹麻還去打擾別人?最有正義感的妳難道不這樣覺得嗎?所以我說啊....帥星宸根本簡直就是班上的掃把星!大家都沒辦法唸書了!老師很看好妳..妳可以去讀女中,如果還想要考女中,就遠離帥星宸吧!少跟他混在一起。那個沒前途的可憐小鬼......

那個沒前途的小鬼....離他遠一點.....自私到不行的小子....班上的掃把星.....-----!!!!

「老師我也會要同學們盡量跟他保持距離.......
一瞬間,我爆發了!怒氣高漲,直衝腦門。
「你怎麼可以這樣說!!算什麼老師!你這個社會的敗...........」高聲的吼著的我,情緒近乎失控,一邊罵老師一邊嚎啕大哭
「敗什麼啊!說啊!有膽就說啊!到底有沒有紀律?我怎麼教你們的啊!!敗類是吧?要說敗類,帥星宸才是我們這個成績最好班級的敗類--」由於我們的高聲爭吵,引來其它班級老師及同學的注意,紛紛吵醒了在午休的大家。所有老師都出來制止場面失控,原本在睡覺的大家也都好奇地打開窗戶一探究竟,當然---那傢伙也聽到了。
我們班的教室門被打開,他低頭滑著輪椅出來。
「星...星宸....」這下糟糕了。
大伙兒頓時陷入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,時間彷彿暫停在這時刻,沒有人敢吭一聲。
「咳...好了快去睡覺!不想睡了是不是?」一班老師打破僵局,將自己班上的學生叫回去繼續午休 
「對對對....你們欠罵阿!快點回去睡覺!看什麼看!」八班老師也跟著附和,接著老師們個個""自個兒的學生回去

一瞬間走廊顯得空盪盪,連午後的風也都令人感到寒冷。老師的話也使我心寒。
星宸依然不說話地往前,經過了我與老師身旁。
「星宸...你要去哪?」
「廁所。」
看著他的背影,我忽然感到好孤寂,以往的他可以蹦蹦跳跳的,如今卻落得坐輪椅。
而我們都不曉得,進了廁所的他,打破沉默,向來最堅強、永遠都是支持我、安慰我的帥星宸,痛哭失聲。

「妳自己給我小心一點!沒有禮貌的學生!」老師整整衣領,往樓梯方向走去 
遇著了星宸。「哼。」他只給星宸冷哼,逕自離去

「妳沒事吧?剛剛那麼生氣。」我愣在走廊,他不改善解人意的本性,將輪椅停在了我身旁
現在身高略比我矮的他,只能拉拉我的手。
大力甩頭,「搖頭是怎樣?有事?沒事?」他帶著溫柔的笑意問我

我無法說明這是有事或沒事,任憑自己愛哭的那一面呈現在他面前,連控制的餘地都沒有,就哭了起來。
跪在他的輪椅旁,含糊地哭喊著,他輕輕拍我的背,就像小時候哭泣母親會對我們做的事情一樣。
.....很謝謝妳,為我做的一切。」
「我根本沒做什麼...嗚哇......」相較他之下,我顯得任性許多
「妳為我做的真的...太多了。已經夠了。我沒能帶給妳什麼,也無法留下什麼.....
我拼命的搖頭。狼狽的模樣大概是自己沒辦法想像的。
「妳就是一顆星星了。」

我不是一顆星星,一點都不是。因為我沒有資格守住永遠,無法永遠發光。

星星也會有老去的一天,但對我而言不是現在,更不是他會離去的那一天。
然而,我還沒老去,他已經先行爆炸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甜檸檬

sweetlemon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