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青春只有一回,揮灑過,就沒有了!
你連青春都還沒走完......

10.
海平面

轉眼間,十一月,畢業旅行的日子。所有人雀躍不已,拋開即將來臨的模擬考的壓力,七嘴八舌地討論著。到底要跟誰睡一間啦、晚上要玩撲克牌嗎、誰要帶PSP去車上.......無一不興奮的。
「欸,你要去嗎?」我推推在一旁聊的開心的星宸

其實我不應該這樣問他的,充份表現我對他的不信任。但我總忍不住,想要關心他的病,卻老是成了一把利刃,深深刺進他的胸膛。
他臉上流露出極度興奮的表現,「去啊!怎麼不去!」
「喔...
「小姐,妳好像很失望喔!對我來說,畢業旅行只有一次耶!對你們都是啊!」
只有一次.......我們的年輕歲月只有一回,盡情揮灑似乎是每個人都應該做的事情,然而我卻開始不安,對於他的青春恐慌。

遊覽車從容不迫地駛於路上,當司機方向盤一轉,車子繞過了彎的剎那間,湛藍的汪洋大海在大家眼前出現,永久停留在我們的心裡頭。不過我可就沒那麼幸運了,從方才開始頭暈、想吐的症狀接二連三發生在我身上。
直到我們踏上龍磐草原,才終於解脫。綠草如茵與海連成一線,風吹的強勁,將我的不適一併吹走。
「喂,妳把手攤開來。」星宸站在我右邊
我攤開。
「吼,不是叫妳攤開手掌啦!整隻手臂,像這樣!」他張開雙臂,風迎上他的臉,將他的短髮吹起
我跟著他做,倒在草地上。我們兩個人便躺在草原,眼前是海,眼前是藍天,不同層次的藍疊在一起。
「你們也躺下來看看啊!很酷!」星宸跟旁邊的同學們建議。於是,兩個人、三個人、五個人、八個人...全班同學個個躺在草地上,躺成一個大圓圈,將手舉高,牽起旁邊同學的手。一隻手、兩隻手....像扣環般接起來,堅固的不容破壞。
「看吧,我就說很舒服!」他得意轉過頭看我,有點長的草擋住他的臉龐
他的臉很小,我幾乎就要看不見。但我可以看的很清楚的是他揚起的微笑。
「你又沒說!」
「喂你們看!是海鷗喔---!」文生的大嗓門使我們同時將目光投射到了藍天中劃過的白翼
M
字型的雙翅在天空裡翱翔,自由飛舞。「你們知道海鷗代表什麼嗎?」阿煜大喊
「代表什麼.......海邊到了嗎?」星宸答
聽到他們的對話,大家捧復大笑。啊!真好呵.....這就是純真跟青春不是嗎?當我們大家一同看著海平面、一同躺在草地上、一同牽著手、一同大笑一同歡樂.....
「也對啦.....不過!聽說海鷗代表幸福耶!!」
.....是嗎?」班上幾個女孩疑惑
「哎啊隨便啦!就當作是幸福好了!約定好了喔--以後看到海鷗就代表幸福!耶---」阿煜天生的人來瘋性格總是帶動班上氣氛的主要原因
「約定好了喔!海鷗等於幸福!耶----」帥星宸跟著附和,大家不知道抱著什麼樣的感覺也齊呼喊,整個海洋似乎都被我們的熱情奔放給比下去了。

到現在,我始終不明瞭,為何海鷗會跟幸福劃上等號?

我們參觀了海生館,看了海洋秀,我卻覺得有點空虛。當夜晚的營火雄雄燃起時,才真正玩心大起。
牽起手圍著營火跳舞,我可以感受到身邊的星宸的溫度,讓我知道他還活著。每個班級要準備一個表演節目,在下午大家的苦思後,決定要演一齣白雪公主的喜劇。
「我?當白雪公主?」下午在討論時,我被推派出來演可憐的公主
「至於王子就是帥星宸啦!哈哈哈!」文生不知道火上加油什麼
於是我們將灰姑娘掉玻璃鞋的故事換成了拖鞋,假裝白雪公主是穿拖鞋的"白姑娘";接著,硬要王子用騎掃把假扮白馬,而壞心的後母則是騎一台用紙板做的機車,當然機車會動該歸功於底下那位可憐的同學。

我們在台上賣命地搞笑演出,犧牲了我們的形象,一直到接下來跟擬定的劇本不一樣為止,事情才真正大逆轉。
「於是,掃把王子披荊斬棘到了白雪公主面前,準備給公主深情的一吻好讓她昏過去.....」
是的,旁白說的沒錯。因為是搞笑版的,所以公主本來沒事都得給王子吻到昏過去。
「親她親她.....」同學們在後台偷打Pass
只見星宸漸漸逼近我,將乾燥的唇覆上我的。「耶---呀呼!yes!」台下的同學們情緒高漲,尖叫連連

這是.....怎麼一回事?!原本不是說好是親額頭嗎?怎麼突然改變戲碼成了嘴唇!!這可是我的初吻啊--
連第一個髒話都還沒想出來,我就這樣眼前一片暈眩,雙腿一軟,攤死在掃把王子的懷裡。
然後,台下一片掌聲之中,我們班的表演完美落幕。而我,不是演出來的,而是真的昏過去。

「喂喂!趙希,醒醒啊!!」恍惚之中,有人大力地搖著我。由於力道甚大,我微微張開了眼皮。
「啊,太好了!妳怎麼會入戲到真的昏過去?」醒來之後,發現全班圍在我身邊,眼神流露出擔心。舞台熱烈的音樂從上方傳來,原來我們在飯店下的沙灘啊.....整片沙只有我們四十幾個人,看來我為大家添了麻煩。我坐起來,海浪打上岸的聲音沙沙傳來,跟大家不好意思地道了歉。
我們索性不回營火晚會了,選擇在這兒渡過自己班級的時光。我們坐成一個圈,規定每個人說一個秘密。
「我啊.....在帥星宸剛轉來的時候.....暗戀過他......」班上的小紫害羞地低下頭

星宸也不好意思地抓抓頭,裝死。

「那為什麼現在不暗戀他啦?哈哈!」
「因為.....他有喜歡的人啦!唉唷不要聊這個啦......換別人說!」
我瞧瞧星宸,他聳肩。「哦?交女朋友不說喔!」我用手肘推推他
「我才沒有好不好!呿!」
「嘻嘻嘻不要害羞嘛!說來聽聽啊!」
他沒好氣地跳起來,逕自往另一頭走。「喂!喂!」我趁著大家因為聽到文生的秘密笑開懷時,偷偷追了過去
「幹麻啦!」
「生氣了?好啦,對不起嘛!」
他停下腳步,眼前的海好黑好深遂,唯有遠方的燈塔努力地引指航行的旅人,這次我比他更早抬了頭。
「你看,星星好多喔!」我指著上空 
「所以海才一閃一閃的阿。」仔細一瞧,海果然不是一片黑暗的。而有幾點小銀光在閃爍。
在我還不喜歡星星時,他比我更早發現了星光的美豔;如今,我得意的比他更快看星星,而他卻已經注意到星星在海平面上的倒影了。
「呵....我好像,永遠都追不到你的腳步。」

難怪,他才這麼早走。我都還來不及出發,你已經跑到終點了。

「白痴。妳剛剛不就追到我了?放心啦,再過不久.....妳就算用走的也會比我用跑的還快。」他蹲下,抓起一把細沙
我討厭聽到他說喪氣話,可卻又無法反駁。「人的生命不過就跟沙子一樣....」他慢慢鬆手,細如花粉的沙子順著手掌流下。「終究會回到原本屬於它的所在。」
他的比喻有點懂,又有點聽不懂。

人的生命不過就跟沙子一樣,終究會回到原本屬於它的所在......

「所以啊,只要找不到,就回到原本的地方。不管是迷路也好,或是在尋找一件事物時也好.....」
那麼,我該去哪兒找你?
原本屬於人的場所是何處?沒有人能夠回答,到過了的人也不會再回答這個問題。

「沙子再抓一把就有了阿!人的生命不一樣。」我也蹲在地上,用食指在沙上畫了一個星星圖案
「哪裡不一樣?」
「沙子要多少就有多少,可是生命沒了就沒了!」
他靜默了幾秒鐘。

「這就是生命珍貴的地方。」

被他這麼一答,我恍然覺得自己問了個笨問題。是啊,這就是生命珍貴的地方。

很不合理吧!我們才十五歲而已,竟然在聊生命可貴的道理?而不是幼稚的用海水互潑?
或許就是因為認識了這小子,所以我的單純世界一瞬間成長了好幾歲,如果他沒有懂那麼多,我想我會好過一點,包括他會離開的事實。

後來,阿煜宏亮的聲音傳來。「唷呼--你們在幹什麼?快點來,老師說他要講鬼故事喔!」他朝我們這兒奔來,身手一向矯健的他竟然不小心跌倒。
「唉唷!靠,這裡怎麼會有一架玩具飛機!」他拾起害他跌倒的罪魁禍首,那是架塑膠製的玩具飛機,機翼有點損壞,不過大致看起來很挺新的
而且,機翼的圖案是循著海鷗翅膀畫的,有兩條弧形的黑線。
「欸我們來讓它飛飛看!」我心血來潮,想要把它當成重一點的紙飛機
「有可能嗎?」阿煜聽照我的建議,手一出力,放出飛機,因為海邊有陸風的緣故,它果真飛了幾公尺。
「阿啊好棒!往海那兒飛看看!」我拉著他們兩個男生往海那兒跑
「好,看我的!一...二......三咻!!」飛機搖搖晃晃地在不高的天空前進,不久墜落在沉睡的海之中

「欸,我們當永遠的好朋友好不好?」我們三個人坐在沙灘上,靜靜地,保持最美麗的沉默
「幹麻忽然說這個?」阿煜問
「好不好嘛?」
「好。」
「一言為定。」

一言為定。三個小小的背影,在海邊說著永遠,許下一言為定的承諾。但事實是,抓的越緊,流失的越多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甜檸檬

sweetlemon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