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改變了我的生活。

我甘願為你而改變。

9.
流星

不久之後,星宸回到學校來上課了,也回到阿煜和我之間。大家對他也都多了一層保護,小心翼翼的。
可是星宸似乎不喜歡這個樣子。
 

「你們..是不是把我的事情告訴大家了?」下課時,他問我和阿煜
神情中帶點不高興。
「是。但是我們是為了你好....
「什麼叫為我好?知不知道大家現在對我很疏離?」
「大家只是怕你受傷,並不是疏離啊!」我解釋道
「疏離是附加的。無形之中,過度的保護就會造成一種距離。當然我知道你們是出自於好心,但那會令我比生病更痛苦。」他趴在桌上抿著嘴
「對...對不起,我們並不知道。」我連忙跟他道歉,差點都要嗑頭
他站起來,搖搖晃晃的。「你要去哪?」
「廁所。難不成連廁所也要你們陪我去嗎?我不是個殘障。只是生了病而已!」然後,我看著他在走廊不穩的背影,感到一絲孤單。
我們這個樣子做,或許對他而言真是一種傷害!原本他希望大家能把他當普通朋友一樣對待,而我們卻戳破了他的面具。這時候大家已經把他著實當一位病人看待了。他一定感到孤寂,因為我們都不是他,不知道他曾經受過了什麼樣子的傷害。原來想要保護他的心,如今成了重創。

「趙希,要不要一起出來看星星?」他從自己的房間開窗戶喊著,指指頂樓
「好啊!」我努力要自己千萬別把他當病人,他還是那個帥星宸。
 

這次場景換到他家的頂樓。我終於明瞭為何他到我家時會那麼習慣動線,原因是我們兩家的格局根本是一模一樣!他興沖沖跑回房間拿天文望遠鏡,看了他房間之後,我只能說他在惡劣環境裡求生存的能力不是凡人所有。
「星宸!我說你,房間也太亂了吧!應該整理一下的。」走著走著,我的腳底竟不小心被針紮了一下
天啊!那是什麼?
「帥星宸!我被你房間的圖釘刺到了啦!」我痛的跌在他的床上
正翻著天文圖鑑的他猛然回過頭來,「妳還好吧!有沒有怎麼樣?」
看到他這副模樣,我噗嗤的笑了出來。
「笑什麼?」
「沒事啊。」我幫忙把圖釘撿起來

他家的頂樓雖然沒有花花草草那麼繽紛,但卻有由精油蠟燭排成的星星,裡頭還有兩瓶可樂。
「這是什麼啊?」人家不是都要排愛心的嗎?這傢伙怎麼排星星?
「不覺得很浪漫嗎?我剛剛排的超辛苦的耶!」
浪漫?我真是服了這小子。

 

「要浪漫幹麻啊!笨蛋!我們才十五耶!」我站到星星裡頭
「不想要喔?不然我們把它們吹熄好了。」他就要蹲下來把蠟燭都吹熄
「欸欸欸欸欸....點了都點了,不要吹熄啦!這樣很漂亮。」
我和他雙雙盤腿坐在大星裡面,等著星星的出現。「聽說今天會有流星。」
「真的假的?那我一定要許願!」我這輩子都還沒有見過流星,期待的呢。
他打開可樂,暢飲一大口。他說,一生中最快樂的事,莫過於在夏天的星空下喝冰涼的可樂了。

一生中,從他的嘴裡說出,顯得有點苦短。我也跟著打開可樂,跟他乾杯。

「趙希!妳看!!流星!!」皇天不負苦心人,流星果真現身了!輕輕鬆鬆畫過天際。
「啊!對了!許願!」我急忙閉上雙眼,雙手合十,許個願望
我連考慮都沒有考慮,就許了那一個願。
「請不要把星宸帶走,別讓他變成你們的伙伴。求求你...拜託!我真的很喜歡他陪在我身邊,求求你...
「妳剛剛說什麼?」他笑著問我
「啊?」
「我說,妳剛剛說什麼?什麼求求你拜託...

一個不小心,我竟然邊許願邊唸願望!
啊啊啊啊啊──被他聽到了!天啊,好丟臉。我別過頭去,喝一大口可樂。

「可不可以再講一次啊?從我真的很喜歡那裡開始好不好?」他拍拍我的肩膀,提出無厘頭的要求
「才..才不要!你都聽到了。」
「拜託嘛,我想再聽一次啊!」他施以可憐的眼神,我不得不認輸
「好啦好啦,我真的很喜歡他陪在我身邊。」
「他是誰?」他笑瞇瞇地問我
可惡!明明就知道!
「帥星宸啦好不好!滿意了吧。」幸好在蠟燭的燭光下,臉本來就呈現微黃,才不致於被他看到我快紅透的雙頰
「我也是。」他又喝了一口可樂

後來,願望沒有實現。但是他的那一句話,已經像心的一部份,牢牢烙印在我心上。

阿煜的電話打來,我從口袋拿出手機。水瓶座的掛飾老是比阿煜買給我的那個更吸引我的目光。
「不要接。」他搶去我的手機,關機。把手機和他自己的手機放在一旁。兩個水瓶座碰在一起。
「為什麼不要接?」
「從現在開始,我想要好好把握跟妳在一起的每個時光。妳知道,隨時都可能是最後一秒。」
「不要說這種話......什麼叫最後一秒。」我望著天空,試著讓眼淚不要流下來
「不過放心啦!這種病惡化程度很慢的。」
我寧願,你沒有生病。只是命運注定好的,我們怎能去抵抗?反抗不了後,也只能聽天由命。

從來,命運就不是我們能操控的。它是注定好的。

 

我們肩靠肩,如同那兩個吊飾一樣。靠著,看著,星星閃爍著。但為什麼,同樣是星星,我身邊的這個,卻是在失去他的光芒及生命的熱度,一點一滴的在損耗能量?
「我送妳一個星星項鍊好不好?」他從口袋拿出一條墜子,上頭的星星裡鑲著一顆假的水鑽
「謝謝你!」我開心地又跳又叫
「雖然...它很便宜啦!但是我覺得,它可以代替我。嗯....妳明白的,代替我。」

老實說,我不明白!一點都不明白。要是他可以留下來,何必找一個廉價的項鍊來代替他呢?

人跟物是無法相提並論的。你可以睹物思人,但卻沒辦法睹人思物!一個代替性的事物,總是在真正的主角消失或離去後才擁有它的價值,然而這個價值,太令人痛心疾首,太令人思念,太不值得了!

「如果是要代替你.....那我才不想收。」
「相信我。它就是我。收下來。」他硬要將項鍊推給我
「我才不要.....
「收下來。這是十五歲的我還能做的事情了。未來的十六歲、十七歲、十八歲、十九歲.....不知道能不能活這麼久,我能為妳做的事情越來越少了。妳有妳的未來,去考一個好高中、好大學,嫁一個好老公,阿煜很不錯,然後你們會生小孩,總有一天,妳要教會他們看星星。而我往後的未來,是一間不大的病房,永遠都出不去了。知道嗎?」他講的好平靜,好似只是在敘述一件芝麻小事

我卻淚流不止。他主動幫我掛上項鍊。

「總有一天,我一定會比妳更早先去天上.....
「不要再說了!你不會!你不會的。」
「喝可樂吧。人生一大樂事。」他舉起我的手,跟自己的可樂瓶乾杯

 

人生一大樂事。我卻覺得這是我這一輩子最悲傷的時刻了。

人生不該只是考個好高中、好大學、嫁一個好老公就這麼簡單的,應該要更多,那就是我所說的,十五歲以後的愛過。

青春期的我,希冀著未來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。什麼叫做轟轟烈烈?這是小說看太多的後遺症吧。

長大之後我才明瞭,原來,最深刻的愛情,不是轟轟烈烈。
而深刻,卻老是需要一個人的犧牲。因為痛,才深刻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weetlemoncc 的頭像
sweetlemoncc

甜檸檬

sweetlemon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